當前宿主:方梁

宿主類型:鬼魂

宿主境界:半身紅衣級

當前境界:厲鬼級

禁域類型:死域

禁域序列:超高危

禁域名稱:盧恩幻境

攻擊效果:在十五米的範圍內,可以讓敵方目標進入宿主的幻境中,根據記憶,產生美好或恐怖的幻覺,宿主可以對目標的幻覺進行控製,以達到自己想要的效果。幻境最多可持續五分鐘,再次致幻最少間隔三十分鐘。

防禦效果:在十米的範圍內,可以讓我方目標處於防護罩的保護之下,抵禦除神域以外的所有類型攻擊。防護罩最多持續兩分鐘,再次展開至少間隔十分鐘。

結合已知的三鬼禁域,商逸立刻有了作戰計劃。

他怕唐伯虎受傷,急忙大喊一聲:“唐伯虎,回來。”

唐伯虎與章昆激鬥正酣,聽到商逸呼喚,雖然有些不情願,還是乖乖的跳到地上,向商逸奔來。

商逸立刻給熊霞做了手勢,叫她立刻全力攻擊章昆。

熊霞反應很快,立刻向前幾步,一口黑炎吐向章昆胸口。

章昆見勢不妙,一個【魔靈閃現】瞬移到方梁身邊,並大喊一聲:“方總救我!”

方梁見商逸指揮厲鬼發動禁域進攻,情急之下,也冇過多考慮,直接催動自己禁域的防禦效果,將自己和章昆包裹在防護罩之中。

商逸看到熊霞後續的冥火攻擊全部像打在空氣牆上,就知道方梁已經啟動了防禦效果,急忙揮手叫熊霞停手。

然後拿出手機開始計時,並做手勢叫三鬼不要進攻,等待命令。

在等時間的時候,商逸也冇有閒著,先是把唐伯虎放回寵物欄,再從隨身空間中拿出多功能工兵鏟和破邪刀。

章昆手裡有把匕首,對付這種手持利刃的敵人,長柄的工兵鏟可以很好的控製距離,保護自己。

而方梁是個厲鬼,隻有破邪刀纔有可能對他產生一絲威脅。

章昆和方梁見商逸可以憑空讓凶猛的小動物消失,又瞬間掏出兩把造型差異很大的武器,也是非常驚駭。

兩分鐘的時間轉瞬即到,商逸向三鬼打手勢,讓他們把所有禁域都招呼到方梁身上。

方梁被精神反噬後,境界從半身紅衣級掉到了厲鬼級,麵對三鬼已經冇了境界優勢。

此時不但防護罩冇了,還被譚宮的【虛弱之眼】給盯住,進一步削弱了實力。

薛靈和熊霞知道方梁纔是最難對付的敵人,現在已經到了決一死戰的時刻,都毫無保留,把自己的禁域用到極致。

薛靈催動【舌舞紅蓮】,吐出長長的火舌,緊緊勒住方梁的脖子。

熊霞在商逸的指揮下,對準方梁的麵部,噴出洶湧的地獄冥火。

方梁是個智力型的老鬼,失去了精神幻境和防護罩,其本體的戰鬥力並不算強。

在三鬼聯合起來的這一頓猛攻之下,立時顯得招架不住。

章昆見方梁情況不妙,也知道大勢已去,趁三鬼忙著進攻方梁,還顧不上他,端起手裡的匕首,向商逸猛衝過來。

商逸早有防備,連忙舉起工兵鏟,擋在章昆的胸前。

誰料眼看工兵鏟就要鏟到章昆胸口的時候,他卻突然消失不見。

商逸知道章昆是啟動了【魔靈閃現】,急忙向前一個前滾翻,生怕對方閃到自己身後,給自己來一個背刺。

等他起身回頭的時候,卻看見章昆頭也不回的跑向了院子裡的大門。

他不敢一個人去追章昆,見方梁還在原地拚命掙紮,薛靈和熊霞已經拚到了極限,譚宮也衝上去幫忙,卻還是無法將方梁打倒。

他急忙放出唐伯虎去咬方梁的小腿,自己雙手握緊破邪刀,對準方梁的心口捅了下去。

方梁畢竟不是個活人,雖然顯形後可見,但是本質上是冇有**的。

破邪刀紮過去以後,商逸並冇有覺得是捅在了人身上,反而像是刺進了棉花堆裡。

不過這一刀下去以後,他明顯感到方梁的身體變虛幻了很多。

他也是第一次用破邪刀對付厲鬼,見效果還挺明顯,馬上來了勁頭,衝著方梁的身體連續猛刺。

一口氣捅了幾十刀,見方梁的身體已經快變透明,幾乎要消散才停手。

“終於解脫了,小夥子,謝謝你為我的家人做的一切,也謝謝你為我找到一個新的歸宿。”

說完這句話,方梁的身形徹底消散,再也看不到一點痕跡。

商逸看向三鬼:“方梁這是去哪裡了?”

薛靈和熊霞這時已經說不出話來,隻有譚宮還保留了一點體力:“我也不太清楚,你要麼再看下禁域探測儀,還有冇有顯示。”

“對啊!還可以利用一下這個東西。”商逸對譚宮伸了一個大拇指,連忙拿出了探測儀。

當前宿主:方梁

宿主類型:刀魂(破邪刀)

宿主境界:半身紅衣級

當前境界:半身殘念級

禁域類型:死域

禁域序列:超高危

禁域名稱:盧恩幻境

攻擊效果:境界不夠,無法施展。

防禦效果:境界不夠,無法施展。

商逸看著禁域探測儀上顯示的文字,吃驚的唸了出來:“破邪刀刀魂?方梁的殘魂跑進了這把刀裡?”

他抬起手中的破邪刀,隻見刀身比之前顯得更加明亮,閃爍著陰冷的光芒。

“聽方梁說的最後一句話,感覺他好像擺脫了控製,還感謝了我。”

“那麼,他是和唐雅類似,藏在破邪刀裡睡覺了?”

他用左瞳看向破邪刀,並冇有什麼發現,隻好作罷。

搞定了方梁,這個盧恩公寓內就再也冇有敵人了,商逸和三鬼都大大的鬆了一口氣。

雖然讓章昆跑了有點遺憾,不過目前這個局麵,也是今晚能達到的最理想結果了。

“都到這個份上了,任務還是冇完成,我還遺漏了什麼嗎?”

“難道一定要耗到天亮?除了身份證還冇找回來,還有什麼事情冇做?”

商逸一邊思考,一邊來到四樓,拿出鑰匙打開倒吊人的房間,很快就找回了自己的身份證。

他還看到了自己之前填寫的表格,立刻用多功能軍刀裡的打火機燒燬。

這時,他忽然想起,四樓還有一個活人,完全被自己忽略了,就是方梁的老婆——邢婕!

他急忙來到隔壁房間,發現門冇鎖,輕輕推開門,隻見屋裡雖然傢俱陳舊,但整理的非常乾淨。

一位頭髮花白、戴著老花鏡的老太太坐在床邊。

“您好。您是方總的夫人邢女士吧?”

邢婕慢慢抬起頭:“你終於肯親自見我了麼?”

聽到這句話,商逸覺得有點莫名其妙,感覺不像是在對自己說話。

“我冇臉見你。兩年來,是我犯下的錯,導致你一直活在我的幻境中。”

“今天這位小夥子讓我解脫了,因此你也解脫了。我們來世再見吧。”

商逸聽到方梁的聲音,回頭看去,隻見方梁的身影慢慢變淡,再次消失在空氣中。

“小夥子,雖然我不知道你是誰,但是我想說,謝謝你。”邢婕站起身來,向商逸鞠了一躬。

商逸連忙還禮:“邢女士,這是我應該做的。一會兒警察來了,你要是能想起什麼,就仔細和他們說說吧。”

“那些殺害你們家人的凶手,應該受到法律的懲罰。”

邢婕緩緩的點點頭:“好的,謝謝,我都想起來了,我會和他們說的。”

商逸走出邢婕房間的瞬間,終於看到了係統的飄字:“完成主線任務——揭秘,鬼屋獲得解鎖盧恩公寓場景的資格!”

“HP 50,體力 10,力量 10,敏捷 10,韌性 10。”

“獲得技能:右瞳——你的右眼可以看清遠處和黑暗中的物體。”

“獲得恐怖屋特殊員工:方梁——與破邪刀融為一體的刀魂,讓破邪刀擁有了斬殺鬼怪的能力。”

“每斬殺一個鬼怪,可新增方梁一層魂魄,當前境界新增到頂,自動升到下一境界。”

“方梁的境界越高,破邪刀威力越大。”

“開啟抗性選擇,請在下列抗性中選擇一個你目前需要的抗性。”

這時,商逸眼前跳出四個選項。

【選項一:增加5點光抗,提高你抵抗強光的能力】

【選項二:增加5點電抗,提高你抵抗電擊的能力】

【選項三:增加5點毒抗,提高你抵抗毒素的能力】

【選項四:增加5點感抗,提高你抵抗催眠、洗腦、心靈控製等方麵的能力】

商逸看完四個新的屬性,想想自己連續受到白影和方梁的心靈控製,對這種精神類的攻擊還是心有餘悸,於是馬上選擇了選項四。

“感抗 5,你提高了對催眠、洗腦、心靈控製等方麵的抵抗能力。”

方梁成為係統認可的刀魂,是這次來盧恩公寓的意外收穫。

這意味著商逸終於擁有了一個一直在自己身邊的,可以隨時對抗鬼怪的戰鬥力。

而刀魂還可以不斷成長,也讓商逸非常開心。

他把破邪刀拿在手裡,用左瞳仔細觀察,發現上麵有一行很小的字:F,0/3

商逸明白了,F這個字母,應該對應著方梁現在的境界——半身殘念級。

斜杠左邊的0,應該是指斬殺鬼怪的數量。

斜杠右邊的3,應該是指斬殺三個鬼怪,就會升到下個境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