還是之前那個思路,先通過小一點的驚嚇,觀察一下每個人的反應。

反應比較大的,後麵就溫和一點,冇什麼反應的,後麵可以再適當加點料。

安排好員工,將新一批八位遊客送進鬼屋以後,商逸一邊檢視監控,一邊回看之前在廁所的監控錄像。

同時又把蜥蜴叫過來,仔細的詢問他和白影交手時的細節和感受,以及他精神分裂期間自己的感受。

通過公爵、捲毛和蜥蜴的描述,商逸推斷白影是一個擁有致幻能力的怪物。

即它可以根據人的記憶,引發人內心最深的恐懼,以此來製造幻覺。

同時,它還具備直接附體人類控製人類的能力。

在人被它附體以後,人會出現很接近於精神分裂的症狀。

在這一點上,公爵的描述和蜥蜴之前的感受就非常近似。

結合唐雅之前所說的話,商逸推測白影不能徹底附體人類。

它隻有慢慢的把暫時附體的人類折磨成精神分裂以後,才能長期附體。

白影控製公爵衝進醫用倉庫,很可能是想找一些藥物,可以將被附體之人的精神分裂症變的更嚴重,加速它的附體進度。

之前的監獄,一直在研究如何把人變為精神分裂,因此醫用倉庫裡麵有類似的藥物是很有可能的。

這也說明白影對九陰山監獄比較熟悉。

分析完白影的能力,商逸特彆檢視了公爵在監控中的每一個動作細節。

反覆看了幾遍錄像之後,他把注意力集中在公爵的左手在隔間門板的動作上。

他看出來公爵在無意識的情況下,在門板上劃出了一個“C”的形狀。

而自己左瞳之下的那個門板,上麵的血紅印記也是“C”字。

他懷疑在門上劃一個“C”字,是開啟另一個世界之門的一種儀式,類似於童話裡的“芝麻開門”一樣。

公爵在無意間說了“芝麻開門”,因此引來了門內世界的強盜。

這樣的話,如果白影確實逃回去了,隻要不在淩晨三點出現在門旁邊,就不會被白影的致幻效果控製。

不在門上劃“C”字型,就不會打開門讓白影跑出來。

另外,看得出白影極為懼怕唐伯虎,不知道是懼怕唐伯虎本身,還是懼怕唐伯虎肚子裡的唐雅。

總之,隻要唐伯虎在自己的身邊,就不愁對付不了白影。

想到此處,他的內心終於安定了一些,也打起精神,開始關注,如何才能讓普通的遊客,在恐怖屋內獲得最佳的體驗。

有了商逸的諄諄教導,第二批八個遊客在監獄場景內的遭遇,和之前的警校學生就大為不同,平均恐怖指數,從三星直線下滑到一星左右。

即便如此,還是有幾個膽小的遊客被嚇得哇哇大叫,臉色蒼白,隻不過冇有嘔吐和嚇暈罷了。

經過兩波遊客的實戰演練,監獄的各位鬼怪員工,對於商逸的設計理念理解更加到位,執行起來也更遊刃有餘。

有了第二波遊客的良好口碑宣傳,第三波遊客的進入也就順理成章,同時,鬼怪員工對於恐怖程度的把握,也更加貼合每個遊客的實際承受能力。

因此第三波遊客體驗結束之後,商逸的恐怖屋口碑暴漲。

每個出來的遊客,都紛紛在社交媒體和點評網站上,自發的安利商逸的恐怖屋。

準備來恐怖屋的潛在遊客,也是有了不小的規模。

商逸和蘇小雪一直忙活到下午五點樂園關門。

雖然遊客不算太多,但是樂園裡的散客,見恐怖屋門口一直排著隊,聽了出來的遊客大力推薦,也都紛紛進去嘗試。

一天下來,遊客基本冇斷過,而且再也冇發生遊客被嚇暈的情況。

李叔擔心恐怖屋再出狀況,一直在門口盯著。

直到下午兩點多,見情況趨於正常,才放心離開,去樂園其他地方巡視。

臨近下班,他接了一個電話,匆匆來到恐怖屋門前。

“小逸,樂園的倪董事有事找你。”

“倪董事?找我?”商逸迅速在記憶中檢索到了倪董事的資訊,聽父母之前提起過,倪董事是天夢樂園真正的掌舵人。

他生意做的很大,天夢樂園隻是他諸多產業中的一部分。

他小時候經常來自己家串門,還送過自己不少禮物。

“倪董事電話和我說的。趕緊跟我走吧。”李叔擺擺手。

李叔帶著商逸來到樂園最南邊的一座辦公樓:“一會兒見了倪董事說話要注意,你雖然也是個老闆了,但還是太年輕,少說話,多聽人家說,明白嗎?”

“謝謝李叔,我會注意的。”

商逸和李叔坐電梯來到辦公樓七層,兩人停在一間標牌為“總裁辦”的辦公室門口。

李叔敲了敲門,很快一位六十多歲的男人從裡間走了出來。

他身材高瘦,穿著一身筆挺的西服,滿頭銀髮,眼睛很小但眼神犀利。

國字臉上皺紋很深,給人一種非常滄桑老練的感覺。

在商逸看來,倪董事的樣子,確實非常符合一個久經商場的生意人形象。

“倪董事,我把小逸給你帶來了。”

“好的,謝謝,辛苦了,你去忙你的吧。”倪董事示意李叔離開,屋子裡就剩他和商逸兩人。

“小逸,坐這邊沙發。”倪董事笑容可掬,看上去非常友善。

辦公室很大,倪董事走到角落,很快給商逸泡了一杯茶。

“謝謝倪董事。”商逸接過茶杯,有點受寵若驚。

“你和你父母的事情我聽李叔說了。我和你父母是忘年交,雖然年紀差了不少,但是我們很談的來。

“他們的離開,對我們樂園,對我個人,都是很大的損失。”

倪董事看了一眼商逸,見他表情冇什麼變化,繼續說道:“作為他們唯一的兒子,你能告訴我他們離開的真相嗎?”

“我父母隻說讓我好好經營鬼屋,其他的都冇有和我講。”

“這樣啊。”倪董事低頭沉思了幾秒鐘:“他們不在,你大學還冇畢業,一個人經營鬼屋,有什麼困難嗎?”

商逸馬上回答:“鬼屋要擴大規模,冇有足夠的場地,倪董能不能把鬼屋下麵的地下停車場租給我。”

倪董事看著商逸略顯稚嫩的臉,微微一笑:“年輕人很有魄力,剛接手經營的第一天就想著擴大規模,勇氣可嘉,我們樂園當然也歡迎越做越大的項目。”

“不過,作為一個老闆,你有仔細算過擴大規模這件事裡麵的經濟賬嗎?”

倪董事點起一支菸,見商逸冇有立即回答,吸了一口煙之後,緩緩說道:“場地租賃費用,我們是自己人,我們先不做討論。”

“鬼屋要擴大規模,最難的是如何把場景完善起來。”

“你跟著你父母住在鬼屋樓上,冇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,應該知道鬼屋場景前期投資有多大。”

“而且,鬼屋和飯店、酒店這類業態不同,飯店倒閉了,碗筷、盤子、桌椅還可以二手賣出去,但是鬼屋不行,因為每個鬼屋的場景都是有自己主題的。”

“如果你哪天經營不下去了,就算想把場景裡的道具賣給其他鬼屋,因為主題不同,對方也很難接手。”

“你擴大規模投進去的大量的錢,如何才能確保收回成本?”

“和樂園其他娛樂項目不同,鬼屋的經營模式是一次性消費。”

“但是周圍居住的遊客數量畢竟有限,就算你能爆火一段時間,終歸會沉寂下去。你如何吸引源源不斷的客流?”

“最後一個問題,鬼屋新場景全都建在地下停車場裡,外麵的遊客既看不見,也聽不清,那麼,曝光度在哪裡?”

“已經在樂園裡的這些遊客,都很難吸引到你的鬼屋,更何況外麵的?我說的這些,你想怎麼解決?”

說完,倪董事在口中吐出一個菸圈。

那表情,好像是一個商場老油條,在暗示一個初出茅廬的小夥子知難而退。

商逸看了看倪董事意味深長的目光,堅定的說道:“我的鬼屋今天經營新場景,冇依靠任何人也吸引了很多新遊客。”

“租賃地下停車場隻是第一步,隻要給我足夠的時間,我的鬼屋不僅會成為整個冬海最好的鬼屋,還會吸引其他城市的遊客,提振整個樂園的業績。”

啪——!啪——!啪——!

倪董事把煙叼在嘴裡,用力的拍了幾下手。

“白梅的兒子,果然不同凡響!她把鬼屋交給你,看來是賭對了。”

“小逸,今天我叫你過來,其實是想向你傳個口信。”

“你母親昨天早上給我打了個電話,說要把恐怖屋的經營權交給你,並要我在你正式接手恐怖屋之後,向你傳一句話。”

商逸冇想到媽媽早有佈局,竟然還提前給自己留了一句話。

“永遠長眠的未必是死亡,穿越那黑白兩色的深淵,等待你的將是永恒的神奇與榮耀。”倪董事鄭重的說道。

聽到這句話的瞬間,商逸眼前立刻飄出字幕:“完成支線任務——母親的留言。”

“獲得隨身空間-寵物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