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海市東郊,九陰山底,軍方監獄。

商逸幽幽醒來,聞到空氣中一股潮濕的腐臭味。

迷迷糊糊睜開眼,四下一看,商逸有點懵圈。

山石砌成的牆壁,漆黑的鐵門,他躺在一張冇有床墊的木床上,一縷微弱的燈光從鐵門上方的小窗照射進來。

我在哪?

商逸拍拍腦袋,狂潮般的記憶衝擊著他的腦海。

我穿越了……

商逸捏了捏自己的臉,他很清楚這不是夢境,這是操蛋的現實。

他努力回憶穿越前的記憶標簽:

警校畢業,改行遊戲策劃,兼恐怖遊戲主播。

創業失敗,欠钜額高利貸,被逼入絕境。

……

“冇想到穿越了,還是擺脫不了深陷絕境的宿命嗎?”

商逸把當前這個世界的記憶快速梳理了一遍,慢慢明白了目前的處境。

這個穿越而來的世界叫天穹大陸,目前在記憶中出現的,僅有三個城市。

當前城市叫冬海市,經濟、文化、科技和穿越前的城市非常近似。

在三個城市之外,是瀰漫著死亡氣息的神秘白霧,任何人進入其中,都會當場暴斃。

政府把臨近白霧的地區列為了軍事禁區。

父親商黎,母親白梅,共同經營著冬海市西郊的一家鬼屋。

自己今年二十歲,是冬海大學遊戲設計專業的大二學生。

今天暑假第一天,父母讓自己帶上相機,來九陰山頂拍幾張照片,說是和政府有個合作,已經得到軍方授權。

三人來到山頂,正準備拍照,商逸忽然失去理智,竟將父母推下懸崖,掉入瀰漫著致死白霧的東海。

這一切都被軍方的監控拍到,商逸很快被軍方逮捕。

奇怪的是,軍方冇有將商逸轉交警局,而是把他關入九陰山底的軍方監獄,並宣佈在半小時後,就以故意殺人罪將他處決。

商逸有點憤憤不平:“開局就給我一個地獄難度,這完全不給人活路啊!”

對穿越這件事的美好幻想,在這一刻被擊的粉碎。

他用力抓著自己的頭髮:“我必須想辦法自救,我不能就這樣狗帶。”

他開始努力回憶把父母推下懸崖前後的細節,並展開推理。

“有人要殺我父母,不好直接下手,就栽贓給我,控製我的神智,讓我成了殺人犯?”

想到這裡,商逸好像看到一絲曙光,仔細思量一番,又開始垂頭喪氣:“我冇有任何證據。”

這時,門外傳來獄警接近的腳步聲,商逸眼前出現一行字幕。

“冬海西郊鬼屋係統啟動。請選擇生存難度。”

“簡單難度:立即獲得小鬼-寶寶,半身厲鬼級。”

“普通難度:立即獲得怨鬼-許陰,厲鬼級。”

“困難難度:立即獲得腹鬼-湯池,半身紅衣級。”

“噩夢難度:立即獲得厲鬼-唐雅,紅衣級。”

看到係統出現,商逸就像瀕臨死亡的人抓住了救命稻草。

仔細看完這四個選項之後,他明白了,原來這是一個靈異復甦的異世界。

作為一個遊戲高玩,他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噩夢難度。

剛做完選擇,門外就響起了鑰匙開鎖的聲音。

“咣噹”一聲,鐵門打開。

一個麵目猙獰的獄警,拎著一副手銬,從外麵走了進來。

“你!”他指了指自己:“戴上手銬,跟我走!”

商逸額頭有些冒冷汗,心中腹誹不已。

“我選的紅衣厲鬼呢?鬼呢?應該不是這個滿臉橫肉的獄警吧……”

正在他猶疑的時候,隻見眼前獄警的臉上,突然呈現出一種驚恐到極限的表情。

他的頭上伸出一隻慘白色的手,指甲又尖又長,“砰”的一聲,狠狠的扣在了他的頭頂。

唰——!

獄警脖子上出現了一條紅線。

噗哧——!

獄警的頭,竟然被那隻慘白色的手活活扭了下來,“噗通”一聲扔在了地上。

無頭的獄警屍體瞬間向前栽倒,脖子上的鮮血狂噴而出。

商逸嚇得急忙閃身躲開,纔沒有被血噴了一臉。

他張大了嘴合不攏:“這特麼是鬼?這簡直就是白骨精啊!”

他看到牢房門口,站著一個身高一米七左右的女孩。

她微微低著頭,一身醫生穿的白大褂被鮮血完全染紅。

披肩的長髮幾乎把臉完全遮住,露在外麵的皮膚白的有些嚇人。

“這女厲鬼也太……還好我恐怖遊戲玩的夠多,不然就剛纔這點高能,就足以把人嚇癱。”

商逸平複心情,望著門口的女鬼,非常忐忑的打了個招呼:“唐雅?”

女孩聽到了商逸的聲音,慢慢把頭抬起。

漆黑的秀髮向兩邊滑落,露出了一張白璧無瑕的臉,美的讓人魂飛魄散。

唐雅麵無表情的看著商逸,走到他麵前。

忽然抬起剛纔扭下獄警頭顱的右手,五指張開,對著他的頭,狠狠的抓了過來。

商逸被這一幕嚇懵了,呼吸停滯,血液彷彿凝固。

他一點點看著唐雅慘白的手按向自己的臉……

在這一刹那,他腦中轉過了無數念頭。

如果遵從本能,應該馬上後退。

但他相信,係統送自己女鬼,不會是來殺自己的。

他剋製住恐懼,閉上眼睛,堅定的站在原地。

幾秒之後,無事發生,商逸睜開雙眼。

“嗯?唐雅呢?不見了?”

他回頭一看,自己的身後,竟然還站著一個身高至少三米的怪物!

它的臉白的嚇人,眼睛、鼻子和嘴都是條狀的黑洞,像萬聖節戴的厲鬼麵具,看著極為瘮人。

這怪物身體瘦長,好似披著黑袍子並站立著的巨型蜥蜴。

兩隻爪子上帶著嚇人的尖勾,不停的揮舞著。

商逸被驚的倒吸一口涼氣,還冇來得及做出反應,就見唐雅突然閃出,擋在了自己和怪物之間。

她麵向怪物,雙臂張開,屈指成抓,雙眸凜冽,殺機爆閃。

怪物的雙眸盯著唐雅,慘白的鬼臉不停的扭曲,浮現出嗜血的渴望。

它微微俯身,像一隻巨蟒般閃電啟動,身型快到拖出殘影。

尖銳的利爪劃出幾道寒芒,斬向唐雅的脖頸!

可就在它的利爪即將碰到唐雅身體的瞬間,異變突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