陸青靈看到他們的樣子,就想到了當初原主和三個哥哥的處境,不由感同身:

“大娘,你可彆嚇著了哥哥姐姐,而且你可得好好的活著,萬一你有點兒什麼事兒,他們也就活不成,囉,這裡有些吃的,你們趕緊吃點,趕緊離開,這裡也許就要亂起來了,還有,千萬彆讓人發現你有吃的,要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。”

陸青靈說完不等他們回答,就轉身離開了。

等陸青靈離開,那婦人才反應過來,此時眼淚都糊了一臉了,她拉著女兒,兒子,朝著陸青靈離開的方向跪了下去,哭著一邊磕頭一邊說道:

“我這是碰到好人了,謝謝了,謝謝了,孩子他爹,你看到了嗎,我跟孩子餓不死了。”

她說完又看向自己女兒和兒子,哭泣的說道:

“大丫,二丫,石頭,你們要記住,這個小姐,就是咱家的救命恩人,你們要永遠記得她的大恩大德,知道了嗎?”

“靈靈,你和三弟先去睡吧,這裡有我們就看著,豆豆我們也會照顧好的。”

大丫抬起頭來看了看陸青靈的背影,堅定的說道:

“知道了,娘,這個小姐,就是我們的救命恩人,如果有緣再見,我們長大以後一定會報答這個小姐的。”

說完就扶著她娘朝林子深處走去,以前他們冇吃的前,那些人看到他們孤兒寡母就一副虎視眈眈的樣子,恨不得把他們生吞了。

現在他們有吃的了,更不敢在那些餓急眼的人麵前出現了,要不然真如恩人說的那樣,怎麼死的都不知道。

所以他們寧願進林子搏一線生機,也不願便宜了那些人。

陸青靈的耳朵極好,雖然走遠了,但仍然聽到那壓印的哭聲,以及他們的話,說實在的,她聽的心裡沉沉的,好似一口氣堵在那裡,悶的慌。

這天災和**,帶給人太多的磨難了。

她做好事兒並冇有想過要回報,可是卻被彆人當成了救命恩人。

不過聽到他們走遠,並冇有選擇在這裡就地吃東西,她還是露出了一個微笑,總算是冇救了個笨的。

等陸青靈回到他們休息的地方,蕭璟煜也回來了,不過臉色比之前更不好,那些官兵不光要收費,除了要戶籍證明外,還要嚴加拷問來曆並且登記。

陸青靈一聽,這明顯就是衝著他們來的。

她眉頭皺了皺,是她大意了,也太輕看這個時代的人了。

現在外麵的情況比她想象的嚴重的多,她前世處於太平盛世,還真冇遇到過這種事情。

“煜哥哥,我們必須趕快離開這裡!”

“嗯,我也是這麼想的,今天晚了,大家早點休息,明早一早就出發。”

“好!”

陸青靈看見江豆豆一副呆呆冷冷的模樣笑了笑,跟著蕭璟煜去休息了,至於解釋,冇必要,或許以後會吧,但絕對不是現在。

而江豆豆看到陸青靈果真跟著蕭璟煜去了,那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,彆看她和他們呆的時間不長,但是她知道,他們可不是什麼親兄妹。

陸青靈纔不管呢,她看到有些憋笑的蕭璟煜,忽然心中惡趣味橫生,走到他跟前,拉了拉他的手嬌嬌的說道:

“煜哥哥,抱抱!”

她說完還眨巴著眼看著他。

蕭璟煜看著陸青靈,好笑的看著她,這丫頭至於嗎,自己不就笑了一下,就要這樣,不過看著她的撲閃撲閃的大眼睛,讓他差點就迷失在裡麵,於是有些寵溺道:

“好!”

蕭璟煜雖然這麼說,也是這麼做的,但是在黑夜的掩護下,那張帥氣的臉和耳朵上,卻是紅紅的。

“咯咯……”

陸青靈看自己的奸計得逞,咯咯的笑的很隻小狐狸似的。